燃小燃

我爱沙雕段子

【瑜昉】学长,送清凉的时候把你送给我好吗

【瑜昉】学长,送清凉的时候把你送给我好吗


*为什么标题这么长


*被军训摧残完了终于


*年龄操作校园AU,小黄大一,尹老师大四…吧,反正比小黄大就行了(




军训时觉得最美好的时刻是什么?


当学院记者把话筒递到大一新生黄景瑜的面前时,这位小学弟呼噜了一下沾满了汗水的头发,露出一个令众多学妹神魂颠倒的虎牙微笑。


当然是学长来给我们送清凉的时候啊!


记者失笑,却还不肯放过这位耿直的新生。


是因为学长们会给你们送肥宅快乐水吗?


也……不全是吧。黄景瑜往身后看了看,兄弟们没有一个不是拿着可乐假装老酒当街吹瓶的。


黄景瑜只好装作不认识他们的样子转过头,当对上话筒时脸上的表情又由阴转晴。


我没有他们这么肤浅,我觉得这样子可以认识学长们啊,可以更好地认识我们学校。


记者作为学长特别感动。




当然这位小学弟的理由并没有这么单纯。


他是想认识学长没错,他不光想认识学长,他还想泡学长。


学长还特指送清凉大队里的尹学长。


上大学前还自诩是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但当他意气风发地踏入大学校园却发现自己迷路了,于是顺势问了下路边的志愿者学长后,他就突然弯了。


回想起报道那天,天时地利人和,他尹学长顶着那张比他还嫩的脸,穿了一件绿色的志愿者马甲,百无聊赖地东望望西瞧瞧,在他黄景瑜加了十多层滤镜的眼里仿佛天上的小仙草下凡,光一个眼神就击中了他的心。


说起来那天他自己也不争气,明知道自己一见倾心却还像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一样红了耳尖,问完路就匆忙地离开了。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才刚开始军训,小黄同学就顶着张苦大仇深的脸对着和他一起考上这所大学的发小发牢骚。


发小很愤怒,明明休息时间只有十分钟他却要听这家伙叨叨那个学长怎么怎么好五分钟。


于是发小指着他鼻子开骂:“喜欢那个学长就去追啊?跟我面前讲什么?!”


黄景瑜委屈得很:“我这不是……不知道那学长的名字嘛……”


发小沉默了一会儿,认真地问道:“说吧那个学长当时站在哪儿。”


“就……”黄景瑜一东北187大个儿此时显得有点怂怂的,“站在校门口左边来着……我当时刚进来就迷路了……”


“……”发小长长地叹了口气,在黄景瑜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交给我吧,我帮你去打听。”




然后黄景瑜在军训第二天就前来送清凉的队伍里看到了熟人。


那个小学时邻居家的跟他一起玩儿泥巴玩到初中的哥哥王彦霖哼哧哼哧地骑着板车路过他们队伍前,在看到黄景瑜后又恍然大悟般突然刹了车。


站军姿站的脚底板疼,黄景瑜开小差瞥了眼王彦霖车上的东西,好家伙,好几箱肥宅快乐水啊。


几分钟后营长就吹了哨,说是休息十分钟,教官这里刚给放,黄景瑜就凑到王彦霖身边伸手捶了下胸口:“厉害啊老王,成我学长了啊。”


王彦霖一脸谦虚的微笑,还顺手递了一瓶可乐给黄景瑜:“哎,哎,小黄学弟,你学长我就比你厉害了那么一点点。”


“滚滚滚,”黄景瑜嫌弃地推开王彦霖貌似要来搂他肩的手,“老王你来干嘛啊?看我军训就来嘲笑我?”


“送清凉。”另外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代替王彦霖回答了他的问题,声音的主人也笑盈盈地来到了他俩身边。


黄景瑜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仙草学长在伸出手的同时喊出了他的名字:“你就是黄景瑜吧?你好。”


这还真的是送清凉啊。黄景瑜此时此刻脑子里就剩下了这个想法。


他的笑容就如清凉的微风拂去自己的烦躁,他的声音就如一汪清水滋润自己的心泉。


“啊,学长你、你好。”


之后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逊爆了。




仙草学长又噗嗤一声笑出了兔牙:“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那个在校门口就迷路的学弟吧?”


黄景瑜:“!!!!”


黄景瑜:“……学长求你忘记这件事。”




王彦霖看了看仙草学长又看了看黄景瑜,一头雾水:“……等下,昉昉你之前就跟小黄……认识?”




虽然学长还记得他之前的糗事,但他至少知道了学长的名字。


学长姓尹名昉,还好黄景瑜认识那个昉字。


休息完送清凉的学长们干脆都不走了,蹲在树阴底下看他们这群新生站军姿踢正步。


所以下一个休息时间,黄景瑜又很开心地凑到了尹学长身边。


“我听说啦,”黄景瑜开心的时候虎牙便肆意地展现给尹昉看,“我们班里有你们社团的新人你们才会来送清凉,所以你们是什么社团呀?”


“我们是校艺术团的。”尹昉看黄景瑜满头大汗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便递了张纸巾过去。


黄景瑜把纸巾接过去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等下!老王这个没什么艺术细胞的人也可以进你们艺术团吗?!”


“嘘,你小声点,别背后讲人家坏话,”尹昉把手中的可乐瓶怼到黄景瑜嘴里让他闭嘴,“王彦霖是我好朋友,当时艺术节我特别忙,他就来给我帮忙,帮多了就成团里打杂的了。”


“尹学长你总不是团里打杂的吧……?”


“你说我吗?”可能是蹲得腿麻了,尹昉站起来踮了下脚尖,手臂自由舒展开给黄景瑜做了个动作,“我是跳芭蕾的。”


黄景瑜此时除了在旁边拍红了手就没有别的动作了。


尹学长真的是多才多艺今天也更喜欢尹学长一点了呢。




今天最后的一段训练开始,尹昉他们就没什么理由继续呆在这里乘凉了,于是尹昉在又给黄景瑜塞了一瓶可乐之后摆了下手走了。


回到队列后的黄景瑜心潮澎湃,明明面对的是军训三大酷刑之一蹲下不起立也得了劲,蹲了十分钟一点儿事儿没有。


反倒是发小在那边划水,见他精神抖擞的样子很是好笑,便不由地想给他泼冷水:“老黄,刚刚那个王彦霖学长喊尹昉学长怎么喊得这么亲密啊?他俩关系也太好了吧……”


好了这样一来,之后的十分钟黄景瑜就蹲不住了。


好不容易熬到训练结束,黄景瑜便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噼里啪啦一阵打字。


王彦霖正跟尹昉吃饭呢,刚往嘴里塞进一块儿肉手机就噼里啪啦响个不停,不想吃个饭都不安宁的王彦霖随手一刷,刚吃进去的肉差点吐出来。


傻小子阿黄:老王你跟尹学长什么时候认识的?!为什么他跟你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他跟你这么亲密?!


傻小子阿黄:你离他远一点啦!这不是正常朋友该有的距离!!!


王彦霖手一抖,发了一串问号过去。




发完王彦霖才意识过来。


老王:你不会对尹昉有意思吧???


对面回答的也无比直白。


傻小子阿黄:嗯。


傻小子阿黄:老王你能不能把尹学长的微信号发给我?


老王:……


老王:你小子给我悠着点。




可能是因为黄景瑜已经把触摸屏键盘敲出了声音,本来好好在他身边走着的发小又凑了过来:“怎么啦?看见你喜欢的学长不开心吗?”


“当然开心啦……”黄景瑜半天才把自己的思绪从委屈怨念中拉出来,“所以你说帮我去打听,你帮我打听到了什么吗?”


发小冷哼一声:“班里有社团的新人,社团里的学长才会来送清凉,我为了你的幸福,加入了艺术团啊!”


黄景瑜恍然大悟:“怪不得你那天中午背着吉他出去了!”


“够义气吧?”


“兄弟你的大恩大德我记住了,”黄景瑜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以后我和学长结婚了的话我会请你吃饭的。”


“……你想的可真远。”




尹昉眼睁睁地看着坐他对面吃饭的人嘴里漏下一块儿肉,自己却不紧不慢地抿了口汤:“我觉得黄景瑜这个学弟挺不错的。”


王彦霖拿筷子的手一抖:“……等下,你也?”


“也?”尹昉皱了皱眉,“不是你跟我推荐的他吗?你不是说他唱歌挺好的吗?”


“老实说我有点后悔……”


“我觉得是个好苗子,至少从外形上来看……”


尹昉嘴角微微上扬。


很好看。


王彦霖感觉有点不对。王彦霖慌了。




第三天尹昉是在军训中途过来的。


据开小差的黄姓同学的观察来看,尹昉跟他朋友是路过这儿碰巧坐下来看看他们军训。


当然思绪开小差的后果是黄景瑜一个不注意在踢正步的时候打了个趔趄,擦破了点皮。


都是男孩子,谁没有在打打闹闹时蹭破点皮呢。黄景瑜当然没有在意这种小伤,调整过后恢复了训练。


坐在树荫底下的尹昉显然不是那种打打闹闹长大的男生,在看到黄景瑜的异样之后眼睛就没离开黄景瑜了。


休息时黄景瑜本想顶着张大大的笑脸跟尹学长聊聊天的,结果刚一接近就被尹学长匆忙地拉着坐下。


黄景瑜一头雾水,直到尹昉拿出酒精棉拉起黄景瑜的裤腿往上怼他才反应过来。


感觉挺不好意思的。黄景瑜正想着如何委婉地谢绝尹昉的好意时,他对上了尹昉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


“安分点,”尹昉伸手扶住黄景瑜乱动的腿,“有伤不上药是不好的。”


“那也我自己来就好了吧……”黄景瑜小声反驳了一句,眼神因为对视而不好意思,只好一动不动地盯着蹲下抹药的人的发旋。


从小到大除了亲人,就没有人这么温柔地对待他过。感受着尹昉纤长的手指轻轻触碰着他那块儿火烫的皮肤,黄景瑜的一分钟心跳数陡增。


希望学长能一直这么温柔地对待自己。


最好是,只对自己温柔。


“好了,下次小心一点啊。”尹昉把酒精棉还给刚刚被他临时喊去拿疗伤用具比如酒精棉的朋友后,又转回来对着黄景瑜轻轻一笑。


好了。


完全沦陷了。


尹昉儿学长怎么这么好。


黄景瑜内心的小人开始窝在角落咬着衣角,呜呜呜呜地哭泣起来。




接下来的一天送清凉的队伍里只有一个尹昉学长。


不过这样就够了。


营长一吹完休息哨,黄景瑜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尹昉朝他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在旁边的阴凉处一起坐着。


才坐了不到一分钟黄景瑜就开始坐立不安了,跟尹昉的距离拉近一些再拉近一些:“尹昉儿学长啊……我想去艺术团…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尹昉极其认真地摇头,摇得黄景瑜的心都跟着凉了一大截,“你错过了我们艺术团的面试时间啦,按理说是不能再进我们艺术团的。”


“不过,”尹昉话锋一转,“我是艺术团团长,可以给你开个后门。”


哦哦哦官大还真是了不起。


“那我什么时候去……面试呀?”黄景瑜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尹昉,尽量把态度放谦虚好纠正尹昉对他的错误印象。


“明天中午四号楼205教室,”尹昉边说边低头划拉了下手机,在手机上看到了什么重要消息便匆忙起身,“还要准备迎新晚会先走了,记得来啊。”




当然会记得的啊。


而且要打扮得好好的准备得无比充分去见他。


黄景瑜左思右想还是翻出了几乎算是压箱底的西装——当然压箱底的大部分原因是最近穿的都是迷彩服。


换完西装的黄同学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好,从寝室的一头踱步到另一头,还拽着极为不情愿地看他走秀的发小发散自己的自恋:“看看,这就是现在网上说的,亚洲第一Alpha的典范。”


“那你也是明摆着求交配的Alpha。”发小显然是被奇怪的文学影响极深,懒洋洋地趴在椅子背上调侃他,“你确定尹学长能get到吗?黄公孔雀。”


“我连艺术展示时要唱的歌都选好了!”黄公孔雀收起了自己的尾巴,兴致高涨地哼了哼歌,“我想好了,歌唱完就跟尹昉儿学长表白!”


“哦听上去没出意外就能成的样子,那就祝你能泡到你尹昉学长吧。”


发小实在不想再跟他逼逼了,于是打了个哈欠趴到桌上准备补个觉。




如果世界上有时光机这种东西,黄景瑜一定会选择回到那个时候去捂上发小的嘴巴。


没出意外就能成对吧。


不好意思还偏偏就出了个意外。


黄景瑜同学西装革履化身学校中最闪耀的那颗星直奔四号楼205,以一个极其潇洒的姿势拉开门进去。


这么一看还真A。


面试官只有尹昉,正合他意。


尹昉没想到他会穿着如此正式的衣服过来,稍微愣了愣神后,用水笔轻点了一下面试台前面没什么东西的空地:“在那儿直接表演才艺就好。”


黄景瑜清清嗓子就开始唱了起来。


他挑了首林俊杰的《关键词》,有他充满磁性的嗓音加持,就算是清唱也特别有味道。


他早就想好了,在唱到最后“我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的地方停下来,对上尹昉的目光,用真情实感的表白来打动尹昉。


可惜老天不想让黄景瑜这么轻松地收获一个男朋友。


黄景瑜深情地唱到一半,突然卡壳了。


糟了,脑子里全是真情实感的表白词,倒是把歌词给扔在脑子里找不见的角落了。


黄景瑜这么一个大个儿现在杵在那儿突然感觉有点无所适从,眼角瞬间耷拉下来可怜巴巴地看着尹昉。


尹昉看着明明是A到爆棚的小狼狗突然转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小奶狗,没忍住笑了出来:“怎么啦,景瑜?”


这不明摆着的嘛!黄景瑜在内心委屈巴巴地呐喊,表面上也委屈巴巴的:“忘词儿了……”


看见尹昉笑黄景瑜就慌了,他真的很担心尹昉笑着笑着就跟他讲“不好意思我们艺术团不收会忘词的人”。


还好尹昉没说这句。


那位学长在笑了半天之后,又转回了面试官应该有的严肃的表情:“你唱歌是很好听,但歌词也是很重要的,所以应该记住。”


黄景瑜闻言内心“咯噔”一下,觉得自己要凉。


“不过……”尹昉话锋一转,“我可以让你进我们艺术团,但是记得以后把这首歌完整地再唱给我听。”


本来已经准备好沮丧地退出门外的黄景瑜身形一顿,觉得惊喜来得过于突然自己有点无法接受。


唱完整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尹昉已经理解了自己的小心思吗?


不过已经想不了这么多了,至少自己还有希望。


黄景瑜捏紧拳头,以前被尹昉安抚过的内心小人从角落跑到心中间快乐地跳着舞。


要好好地把这首歌唱给他听。


一定。




第六天军训尹昉没来送清凉。


黄景瑜死缠烂打问王彦霖要来了尹昉的微信号,加上他问过之后才知道尹学长最近准备迎新晚会忙得要死。


那还是不打扰他了吧。


黄景瑜有些不舍地放下手机结束了与尹昉的对话。




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尹昉都没来。


很正常嘛。黄景瑜试图安慰自己,不过是学长给学弟送清凉而已,学长根本没必要每天都来。


但是真的好想和学长一起坐在树荫底下乘凉啊。


好想在他耳边把那首歌好好地唱完呀。




在军训第十天的时候,黄景瑜心心念念的学长终于再一次路过了。


像个小孩子一样,把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但尹昉实在拒绝不了这个像小孩子一样的大男孩,便由着他听他叨叨了很久的军训怎么怎么烦怎么怎么累。


最后教官忍无可忍了,点名喊他让他回到原位休息。


然后班里的好事者就开始起哄了,说老黄啊不是听说你进艺术团了吗,今儿个就来一首?


反正还没开始训练,教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这种起哄行为。


黄景瑜看了看坐在旁边晃着腿一脸笑容的尹昉,点点头同意了。


尹昉也在,就唱那首了。


这次他记住了歌词,他一定能好好地把这首歌唱给他听。


可能是因为黄景瑜唱得过于投入而把歌唱的有滋有味的,下面没有人起哄,都在安静地聆听着。


旁边的尹昉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次歌是完美了,但黄景瑜忘了他早就编排好的真情实感的表白词。


在早就想好要停下的地方,歌声戛然而止。


没人讲话,大家都在等着他,直觉告诉他们黄景瑜还要讲很重要的事情。


黄景瑜一闭眼,决定干脆老套点直接表白好了。


“尹昉。”


“哎。”尹昉抬头看他。


“我喜欢你,”黄景瑜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眼里已经写满了真诚,“从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了,虽然我不是特别了解你,但我还是很喜欢你,喜欢你的温柔喜欢你的细心,你怎样我都喜欢。”


“这首歌就是唱给你听的,我们的故事才是正要开始。”


“所以尹昉儿学长,你介不介意多一个男朋友?”


全场沉默了一分钟后,就响起了一片“yo”声,还有好事者在那里起哄“答应他”。


尹昉脸上笑意不减,在等周遭安静了一些后才开口道:“你还没把歌唱完。”


“啊?”黄景瑜懵了。


“就那首你刚刚唱的《关键词》,”尹昉轻声哼了几句,“你不是唱到‘我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吗?这不是还差几句吗?”


哦,还是得完整地唱完是吧。


黄景瑜只好老老实实地把最后几句补上去,像个做错事情后补救的小孩子。


补救完还要拉拉大人的衣角问有没有糖吃:“那……尹昉学长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尹昉咧嘴,放出了小巧的小兔牙。


“好呀。”




军训第十一天,黄景瑜和自己刚到手的男朋友在休息时间你侬我侬耳鬓厮磨的时候,才知道了尹昉为什么要他把歌唱完和为什么尹昉迎新晚会忙得要死。


“昉儿原来你是处女座啊,”黄景瑜蹭过去在尹昉耳边轻巧地吻了一下,“怪不得,当时是强迫症发作了吗?”


“算是吧……加个学长!别没大没小的!”尹昉被他亲的面红耳赤,却不忍心把那个小学弟推开。


“那准备迎新晚会也是因为处女座要追求完美吗?”黄景瑜的吻转移了阵地,他牵起尹昉的手,在十指相扣的状态下吻了下尹昉的手背。


“那倒不是……我是想……”尹昉停顿了一下下,“我想让你上台唱歌。”


“新生独唱有点难批下来……所以我就忙了一段时间。”


黄景瑜眼睛一亮,这次这个小孩是真的要到了一大筐的糖:“昉儿你是不是当时就喜欢我了呀?”


尹昉没回答,红着脸凑过去在他小男朋友的脸上轻啄了一口。


好啦。


别闹。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黄景瑜的呢?


尹昉自己也不知道。


是在路过训练场时看到那个高人一头的男孩硬撑在场上的时候吗?是在给他近距离包扎时被这个男孩子的荷尔蒙搞得心砰砰直跳的时候吗?


或许……也是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吧。


尹昉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舞台上那个唱着情歌的无比耀眼的大男孩。


这个帅气无比有时A到爆炸有时又可爱至极的大男孩。


是自己的。




“昉儿!”大男孩刚从舞台上下来就拽着尹昉,“我下次想看昉儿跳舞!”


好啊。


毕竟我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啊。




【Fin.】




军训当我还没认全人的时候


有的人已经开始谈恋爱了



真的很想听小黄唱关键词































评论(4)
热度(108)

© 燃小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