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小燃

我爱沙雕段子

【爱客】【rps】【白客生贺】入戏太深之爱总的坑蒙拐骗之路03

入戏太深之爱总的坑蒙拐骗之路03
*正片入戏太深0102请走我主页
*可能有OOC注意
*可以打高能吗可以吗好像不行。【泥垢
*明明生快明明生快今天爱总就给你了(・ω・)ノ【并不
*这次大概是最后一次空间lof一起了。

*如果发重了不要在意我这只是想同步到微博。因为忘记同步了。。

—浩哥一起吃晚饭么?
—就我们两个么?
—…嗯。
“真是无形的秀恩爱呐,你们这对现充,”子墨看起来也是闲的无聊,看了眼两人的短信内容后,又开始了碎碎念,“所以现在刘小爱你是来给我这个单身狗闻闻热恋的酸臭味吧?”
“你想多了。”
“喂你也太冷淡了吧,白客同学主动约你啊?!约约约约起来才对!”子墨突然之间提高了音量,“难道这种类似约会的场景刘小爱你不带捧花或是戒指过去?”
“那是你吧子墨,”不想跟这种满脑子奇怪想法的人乱扯下去,小爱利落地从沙发上起身,“精力没处花的话找你的本煜哥哥去,你不是说你是单身狗么?他可是已婚人士,跟他发牢骚去。”
“喂你不是吧…?好狠心啊有没有一点同事爱?我说你真的不需要…?”
脑海中又过了遍白客那句话,小爱叹了口气,才转向一脸心累的子墨:“知道你想撮合我们,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想白客真正意思大概是…
他想来我地方蹭饭。”
知道真相的子墨一瞬间失神了。
回过神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大骂那对“情侣”“什么该死的表达方式还说得这么暧昧是专门闪瞎我们这群单身狗吗”,却发现本来应该站在他面前的刘小爱已经离开了。
于是子墨决定以后不再去担心那对该死的现充了,担心的结果可是闪瞎了自己的狗眼。

—几点过来?
—啊啊不清楚…话说有蛋糕吗?
蛋糕?小爱打字的手一滞,这家伙为什么会突然想吃蛋糕?难道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爱的手指下移,将手机的界面调回了主页,他的关注点在时间上。
2015年7月9日星期四…?!
等等今天好像是白客生日!!
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日子,小爱不禁自责起来,正当他想发条短信跟白客说句“抱歉”顺便道个“生日快乐”时,白客的又一条短信让小爱放弃了这个想法,把已经打好的话给干净利落地删掉了。
—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吧,只是嘴馋想吃蛋糕了~
合着这家伙自己也忘记了啊…
既然是白客的生日,那这顿饭就更不能糊弄过去了,小爱加快了脚步,至少要好好把白客喂饱,再把蛋糕买上,给他一个惊喜。
“所以说你想跟白客表白么?”
小爱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子墨的那句话,但他却只是摇了摇头。
表白么,似乎还没有到这个份上。
自白客说梦话表白之后,小爱就晓得了他俩实际上是双箭头,再表白与不表白之间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小爱最终决定知道装作不知道,心知肚明就好。自己表白后不过就是收获了个“媳妇”,而白客呢?自己出柜自己扛,那白客呢?小爱表示不想因为表白而影响白客的前途。自己知道就好,何必明说?
他不像子墨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谁就随便勾搭,而小爱他不行,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为他的白客考虑过。
这样暧昧的相处似乎也不错?
小爱选择了理性来告诫自己不要渴求太多,自己默默在背后支持他就好。
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因为喜欢。
你也真是纯情啊刘小爱,小爱自嘲搬一笑,在十字路口张望了一下后,拐进了一家蛋糕店。
“白客要吃什么味的来着让我回忆一下。”

—…话说有蛋糕吗?
白客很后悔发这句话。
本来自己生日已经很任性的想要尝他浩哥的手艺,而他啥事都顺着他的浩哥也都答应他去蹭饭了,为什么自己还想要再去难为人家?
询问蛋糕的这句白客一发出去就后悔了,但手机根本没有收回短信这个功能,白客也只能瞪着手机干着急,发现小爱一直没有回音就超级心虚地解释自己其实是嘴馋。
说不定他的浩哥都没发现今天是自己生日吧。
想到这里白客似乎更内疚了,他喜欢小爱,喜欢到自己生日只会想到小爱有没有记得自己的生日,喜欢到不能再和他同居,再同居下去感情似乎都会漏出来的地步。
没发现原来你竟然是他的脑残粉啊罗小白同志!心底不断用诡异的声音吐槽着。
算了脑残粉就脑残粉吧,或许这种时候跑去蹭饭真的太勉强了?简直就是…
白客兀自叹了口气,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一切,今天也许对自己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大街上依然人潮涌动,马路上依然车来车往。这个点是下班高峰,而首都北京此时更是高峰中的高峰。车挤车,一辆接着一辆,没有温度地将注视着这一切的白客隔绝在外,是国民男神又怎样?名气大又怎样?他没来由的感受到了一丝寂寞。
突然短信的提示音将白客的飘得远远的思绪拽了回来,是小爱发来的:
—饿了的话就过来吧。
真好,至少还有人在等我。
收起手机,白客混入人潮中向小爱家的方向跑去。

“饿坏了吧你这是…”打开门看见得是跑得气喘吁吁的白客,听着连续不断的喘气声,注视着白客脸上淡粉色红晕,小爱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将白客领进了屋,嘴上还不忘吐白客的槽。
一下子摊在沙发上的白客露出了一副“终于活过来了”的表情,即使看上去已经蔫得差不多了,还是回嘴道:“这不是被爱总您的手艺给吸引过来了嘛,能吃到爱总您做的累点又没什么。”
“得了不就想蹭饭码,夸得这么好听,”摆放好了碗筷,小爱就开始招呼白客,“来来,不是饿死了么你,过来吃饭了。”
“浩哥真的太好了!”
就是说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嘛,小爱窃喜,心中得瑟到都要喊“计划通”了。
受到食物(划掉)小爱召唤的白客屁颠颠地跑了过来,在小爱身边坐下,嘴巴还开的老大,让小爱有一种饲养了大型犬的错觉。
因为同居过六七年,小爱自然是知道白客的口味,光挑他爱吃的煮,似乎这一顿饭的目标就是让白客长胖两三斤一样。
白客倒也来者不拒,小爱做什么吃什么。
早早吃完的小爱也不着急着收拾,撑着头用那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注视着依然奋力扒饭的白客。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在看到吞下一口饭的白客快要噎到的样子,小爱不禁出声提醒道,丝毫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嘴角已经微微上扬。
喂笑容太犯规了啊…
而注意到这一切的白客意识到小爱放大招的对象正是自己时,在内心吐槽了一句,又埋下头装出一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就是瞎”的样子,只留给小爱一双发红的耳尖。
用一句挺流行的话来形容此时的白客大概就是“可爱炸了”。
想到这里小爱突然觉得有些心虚,正当他咳嗽了几声想要移开目光不去看今天意外很乖很萌的白客时,白客从食物堆里抬起了头,眨了眨眼:“浩哥,感谢款待…我吃饱了。”
“别动。”
被突然唤住的白客一惊,想询问发生了什么,却被温热的吐吸弄的根本不能开口,犹如一片羽毛温柔地擦过脸颊,快的根本抓不住,回过神来的白客只来得及感受脸颊上还残留的余温。
刚才是…?!
“都27了吃东西还吃到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宠溺的笑容,小爱伸手指了指白客的左脸颊,“难道以后还要我养你啊?”
“哪能呢。”白客“扑哧”一下笑开了,纯净的笑容在柔和的灯光下看得小爱一阵失神。
在微妙的气氛下,两人忽然间沉默了。
刚才就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白客首先打破了尴尬的沉默:“等等…浩哥你刚才是说…我27了…?!”
“对啊,”小爱自然地接上了白客结巴的不成样子的话,起身转向厨房,留给白客一个逆光的侧脸,“刚才就想提醒你了—别吃太饱,你不是要吃蛋糕么?我给你准备好了。”
“…!!浩哥你没回我以为你…忘记了我的…”白客瞪大了眼,表示自己受到了双重惊吓。
“怎么可能呢,忘了谁都不能忘了你的生日啊…”
“啪”地一声,刚刚还在白客手中把玩的筷子摔在了地上。白客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当机了。

白客的27岁生日收到了来自他的浩哥的一顿饭、一个蛋糕外加一个轻柔到不行的吻。

【TBC】
【虽然没有告白但我还是发糖了好不好!!虽说我写的基本都是甜文…这篇有点晚了但也是生贺就是这样!你看我给明明的礼物多好,一只爱总包夜ww还有总觉得lof一发这字数就超级少的样子所以这次生贺就爆肝了(・ω・)ノ别问我有没有表白你觉得我会这么早写吗(泥垢)最后明明生快我们爱你!!(顶锅盖跑)】

评论(12)
热度(49)

© 燃小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