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小燃

我爱沙雕段子

【瑜昉】怎么了,狼小弟

【瑜昉】怎么了,狼小弟
*灵感来源于漫画兔子即正义
*没什么逻辑一时兴起
*过于沙雕

尹昉兔子今天在自家兔子洞口捡到一匹狼。
那匹狼趴在洞口附近一动不动的,像是死了一样。
尹昉起初是不想管那个大型动物的,但是那个大型动物真的过于大型了,挡住了尹昉去找食物的路,尹昉只好蹲在那匹狼身边为它检查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但看了一圈下来发现它身上根本没有什么伤口。
尹昉灵机一动,三瓣嘴一张,咬了狼的尾巴一口。
狼的后腿出于本能反应蹬了蹬,总算是睁开眼清醒了一些。
躲开了狼的后腿攻击,尹昉跳到狼的面前与它四目相对。
兔子……?入眼就是一团雪白的毛茸茸,狼觉得自己估计还没怎么睡醒,哑着嗓子开了口:“谢谢你救了我啊……”
“准确来说我还没救你,”尹昉伸出前爪摸摸狼的脑袋,“你起来稍微走开点,我找点食物来救你。”
明明是只比自己食物链低一级的食草动物,狼还是下意识挣扎着起身按它的话做了。
感觉像是蹬腿之类的本能反应一样,自己似乎天生就应该听它的话。
等它回来,自己就跟着它认它作老大吧。
狼再次躺下的时候这么想着。

尹昉兔子莫名其妙收了一个小弟。
这个狼小弟在吃了自己带回来的素食后,就跟在了自己身边,像块儿牛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
小弟就小弟吧,名字还取得跟人家鲸鱼的名字差不多。
“黄……景瑜?”三瓣嘴喊这个名字有一点点吃力,尹昉蹦跳到黄景瑜身边,这样一挨近,体型差就阻碍了它俩的交流。
于是尹昉摆出兔老大的架势,一挥爪让黄景瑜趴下:“景瑜,你的名字有点难念。”
“那昉儿老大想喊我什么?”黄景瑜乖顺地趴在那儿摇了摇尾巴。
尹昉用前爪托着脑袋,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叫黄铁柱吧。”
“……昉儿老大我觉得这个名字太难听了。”
取名能力被质疑了的兔老大有点尴尬地抽了抽小鼻子:“那……黄花菜?”
黄景瑜低下头用狼嘴讨好般碰碰尹昉憋得鼓鼓的脸颊:“昉儿老大你最近喜欢吃这个?”
我明明是老大你为什么还要吐槽我。
尹昉鼓着腮帮子,一扭头蹦回兔子洞了。

黄景瑜不是尹昉认识的第一匹狼。
尹昉还有一个叫王彦霖的狼朋友。
认识过程对于王彦霖来讲过于丢人,总的来说就是一只爱好极限运动的兔子救了一匹恐高的狼。
再加上王彦霖被尹昉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可爱给征服了,所以下定决心要处理好跟尹昉的关系并保护好它。
虽然从实际来说尹昉根本不需要王彦霖的保护。
“老王,你认识景瑜吗?”
有时候有个小弟还挺麻烦的,还得趁它睡觉的时候偷偷摸摸出来跟别的狼见面。
王彦霖挺奇怪的:“是最近跟你身边的那匹狼?啊它以前在狼群里的时候跟我关系还可以。”
“那你知不知道……景瑜被谁欺负了?”
闻言王彦霖瞪大了眼睛看它:“你想干嘛?!”
尹昉按住王彦霖开始乱扑腾的前爪:“我小弟之前被狼欺负到差点饿死在我家门口,我这个当老大的想帮小弟报个仇。”
“不是吧你……?欺负它的可是北边的狼首领,它以前是那匹狼的手下,那匹狼对待手下的态度可是众所周知的狠毒……”王彦霖斟酌了一下话语,“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谢谢你老王。”尹昉前爪合十向王彦霖表达了感谢后就蹦跳着跑走了。
之后的事情王彦霖是听北方的同僚母狼蒋璐霞添油加醋地讲的,据说尹昉在用安神药草让黄景瑜先睡下后只身一兔深入狼穴,趁狼首领不备之际蹦了老高,前爪一个左勾拳一个右勾拳,再凭借自己娇小的身材东打几拳西打几拳把狼首领揍了个半死,最后在众狼手下的眼皮底下蹦哒着走了。
尹昉在单方面的殴打之中听说就说了一句话。
让你欺负我小弟。
所以说兔老大有这身手,根本不需要食物链高一级的食肉动物的保护。

黄景瑜后来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在尹昉回到兔子洞的时候黄景瑜刚醒,尹昉还来不及处理掉身上的血迹就被突然弹起的黄景瑜扒拉到怀里,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头一言不发地舔掉了尹昉身上所有的血迹。
明明是匹狼,怎么跟条大型犬似的。
窝在黄景瑜怀里的尹昉的内心软的一塌糊涂,它难得找到一个能让自己安心依靠的怀抱,就算对方是自己的天敌也没有关系,只要对方对自己好就可以了。
跟天敌打一架还是很耗费体力的,此时自己身边又如此温暖舒适,尹昉头一歪,毛茸茸的白团子就倒在灰扑扑的狼毛上打起了盹儿。
等到尹昉睡醒后,守了尹昉一夜的黄景瑜就拽着它问清楚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尹昉在多次说明了自己没什么问题血迹都是狼首领的同时,对自己的狼小弟下了第一个命令。
以后睡觉时都让自己枕着它睡。
没办法,因为枕着睡太舒服了。

“这次跟我出来也是因为小黄?”
看到尹昉那副偷偷摸摸溜出来的样子王彦霖就猜到了几分。
尹昉长长的耳朵抖了抖,确认了黄景瑜没起来后凑近了王彦霖:“老王啊,我觉得……景瑜喜欢我……”
“我这次喊你出来就是……”尹昉的音量瞬间低了下去,“问一下你们狼……喜欢别的狼会有什么反应……?”
王彦霖看了尹昉一眼,回答得有那么一点犹豫:“就……互相舔一舔啊梳理一下毛啊互相喂食啊啥的……”
“你俩有过……吗?”
尹昉想了想。
黄景瑜在报完仇那天就舔过它的毛,每天早上尹昉把毛睡乱了黄景瑜就会帮忙舔到舒服,有次尹昉吃不下东西,黄景瑜就咬了点白菜想喂给它,结果因为体型差距,黄景瑜一口下去说不定就会把尹昉给整个儿吞了,于是喂食未遂。
糟了,果然是这样。
“尹昉,你没事儿吧?”眼见着尹昉平常都是雪白的脸颊一点点变红,王彦霖出声询问道。
尹昉大幅度摇头也遮掩不住越来越红的脸颊,于是只好低下头开始用爪子快速刨着地皮:“老王你帮我管着,我在这里做个窝。”
王彦霖一头雾水:“你干嘛啊?住这儿了啊?”
“听说过狡兔三窟吗!我在这里多做一个窝住着怎么了?!”尹昉刨洞刨得已经只露出了双耳朵。
要不是怕尹昉打狼,王彦霖就想把尹昉从兔子洞里拽出来了:“尹昉你不至于吧?不就你小弟喜欢你吗你逃什么啊?”
洞被尹昉刨得已经有点儿深度了,尹昉的声音变得有些飘忽:“跨物种了啊!!”
王彦霖叹了口气,决定把那匹就知道睡觉的狼给揪过来带走它家碰到这种事情就害羞的兔老大。

黄景瑜是被王彦霖一脚踹醒的。
黄景瑜醒转第一句话就是:“啊老王,昉儿老大呢?”
王彦霖气得龇牙:“叫什么老王,叫彦霖哥!你昉儿老大知道你喜欢它就害羞到刨洞了!我不管了啊你把它带回去。”
说完王彦霖就真的不管了仰着脖子就走了,留下黄景瑜一狼消化了一会儿王彦霖的话后窜了出去。

去他的跨物种,去他的老大小弟,喜欢就是喜欢了,考虑这么多事儿干什么。
不过就是有生殖隔离嘛,不就是生不出崽儿嘛。
不对,两个公的本来也生不出来。

黄景瑜找了一圈没找到尹昉,只好沮丧地回到原来的兔子洞边上。
“黄景瑜!”
听到了叫唤的黄景瑜一惊,伏下身子去探原本的那个兔子洞。
尹昉打洞打得失去了方向,打着打着没想到就回到了原来的洞里。
其实打洞打到一半的时候尹昉就想通了,现在又突然听到黄景瑜回来后闷闷不乐地坐下的声音,尹昉就开始努力往上爬。
一个探头,一个往上爬,刚好狼的嘴尖和兔子的三瓣嘴打了个照面。
兔老大刚消下去了一些的脸颊转眼之间又变得红通通的,而且身子又被这样一下亲得发软,顺势就要往下掉,还好黄景瑜眼疾手快一伸爪子把尹昉再次扒拉到怀里。
“昉儿老大,”黄景瑜用嘴尖亲了亲尹昉的长耳朵,“我喜欢你呀。”
好了败给它了。
尹昉认命般闭上红眼睛,抬起前爪捧住黄景瑜不知道大了它几倍的脑袋,用三瓣嘴再次轻轻碰了下它的嘴尖:“我也喜欢你,景瑜小弟。”

尹昉再次跟黄景瑜商量起改名的事儿。
尹昉提起这事儿时脸还是红扑扑的:“景瑜我觉得吧……你叫黄铁柱挺好的。”
黄景瑜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昉儿你说是……某些方面?”
“我、我年龄比你大!把老大这两个字加回去!”尹昉学着狼类龇牙,也就露出了两颗大门牙。
“那些方面比你大就好了……”
“可你是我小弟!!”
“好的好的,昉儿老大。”

【Fin】

尹昉:景瑜我要骑你!
黄景瑜:????我没听错吧?昉儿老大你这么主动???
尹昉:滚蛋!我要骑着你去拔萝卜!
黄景瑜:……哦
尹昉:你在失落个什么劲啊?










评论(11)
热度(65)

© 燃小燃 | Powered by LOFTER